美华裔军人在前线那些事儿:二战老兵不愿谈战事

时间:2019-06-07  author:孟岿  来源:永利国际网站  浏览:120次  评论:176条
美华裔军人在前线那些事儿:二战老兵不愿谈战事 参加阿富汗战争的华裔女兵司徒施芸。(美国侨报网)

  中新网11月14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,在本周的美国退伍军人节上,美国国旗飘扬,老兵接受人们致敬。街道随处可以看见游行者,可以听到美国国歌。老兵们和人们分享自己的故事。但有些战争故事并不像其它故事那样广为流传。

  据洛杉矶“KCET”电视网13日报道,在亚裔社区,日裔军人、菲律宾裔军人贡献较广为人知。

  然而关于来自全美最大的亚裔群体――华裔老兵的故事却非常少,他们也曾为美国付出过同等价值的贡献。从南北战争开始,华裔就在美国军队服役,当时大约有50名华裔参加战争。二战期间,差不多有2万名华裔军人奋战在前线,要知道这个数量在当时的华裔人口中占比1/4。

  华裔作家维多利亚�W(Victoria Moy,音译)出生在纽约,现在居住在洛杉矶,她来自华裔军人家庭。二战时,她的祖母是美国飞虎队的技师,与飞虎队一起前往中国,抗击日军。她用七年的时间,采访了全美将近70名华裔老兵,了解他们生平。这些华裔老兵来自不同的美军部队,军衔也不同。

  梅女士采访的大部分华裔老兵居住在南加州,包括曾参加二战老兵的马云(Wing Mar,音译)、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海军陆战队队员迈克尔陈(Michael Chan,音译)和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女兵司徒施芸(See-wan Szeto,音译)。

  二战华裔老兵不愿谈战事

  今年90岁的马云出生在中国,于珍珠港事件(Pearl Harbor attack)后一年应征入伍,成为军队一名打字员,从事情报工作。

  这位经历过沙场的老兵并不愿意过多谈及战争,他更愿意给子女说说在被派往菲律宾时收养的那只猴子。这种猴子被作为军舰的吉祥物,由马云照顾。这种猴子陪伴他度过了在战区的生活,战争结束后,马云将它放归。

  不像日裔与非裔军人那样,马云和其他华裔军人能够在多种族军队服役。不过他说,在整个服役期间,他只见过一名华裔军人。

  在战争时期,除了曾有一名军人对他说过种族诋毁的话语外,他没有再经历公然的种族歧视行为。“船长和军士对我都很好。他们年纪都大一些,有些家长式作风,很护着自己的战士。”他说。

  伊拉克战争 华裔军人经历《拆弹部队》

  2006年与2007年,迈克尔陈(Michael Chan,音译)曾参与伊拉克战争,并在法鲁贾(Fallujah)经历过两个服役期。对陈来说,自己在军队经历的种族问题与马云没有太大区别。“我所在的部队有150人,除了我,还有2名亚裔。”他说。

  在整个军队生涯中,迈克尔陈遇到过一次白人下士找麻烦的情况。“我感觉那是种族主义,我的战友也觉得他在找我麻烦。我们的军衔都很低,不过不管你去哪儿,都会有偏袒的现象存在。”他说。

  不过服役期间,就像在获得奥斯卡奖项的《拆弹部队》(The Hurt Locker)的情节一样,迈克尔陈担任海军部队拆除爆炸物的任务。在执行任务时,枪声和爆炸的威胁无处不在。

  迈克尔陈调侃道,虽然《拆弹部队》是一部制作精良的电影,但仍不能准确描述真实的战争生活。

  阿富汗战争华裔女兵:性别才是问题

  尔湾市居民司徒施芸曾于2002年被派往阿富汗坎大哈(Kandahar, Afghanistan.),对她来说,华裔或亚裔已不是问题,问题更多在于性别。

  她所在的部队并没有很多女性,维修车间里全是男兵。“很多次,男兵试图惹我发火,看看我会不会让步,但我不会。在军队,人们看你更多是看你的精神和身体的韧性,而不是肤色或者性别。”

  司徒施芸在军队很少能见到亚裔面孔。“亚裔居民不希望孩子入伍。我在军队见过的亚裔军人不超过5名。”她说。(王青)